诱饵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诱饵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一年

发布时间:2021-10-21 17:36:47 阅读: 来源:诱饵盒厂家

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一年

本报综合报道资管新规延长过渡期的“靴子”终于落地!

7月的最后一天晚间,央行发布《优化资管新规过渡期安排引导资管业务平稳转型》的通知,称考虑到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金融带来的冲击,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规范转型面临较大压力,按既有安排资管新规过渡期将于2020年底结束。为平稳推动资管新规实施和资管业务规范转型,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

为何是一年?

2018年4月27日,《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发,百万亿元资管业务迎来巨变。按照原定安排,过渡期大限为2020年底。不过,存量资产规模较大、各家机构处置进度不一、叠加疫情影响导致的处置困难加大等因素,一度引发业内对于过渡期延长的猜测。不过此前争议点是采取一行一策的政策,还是统一划好“终点线”。

从目前的结果看来,监管决意采用整体延期一年的做法。有资管人士表示,统一安排延长期限有助于维持公平,防止有些机构由于地方主义整改不积极。

7月31日公布的《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资管新规过渡期调整答记者问》表示主要出于三点考虑:

一是统筹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平衡。延长过渡期1年,更多期限较长的存量资产可自然到期,有助于避免存量资产集中处置对金融机构带来的压力。

二是过渡期也不宜延长过多。过渡期安排的初衷是确保资管业务顺利转型,实现老产品向新产品的平稳过渡。将过渡期延长1年,可以鼓励金融机构“跳起来摘桃子”,在对冲疫情影响的同时,推动金融机构早整改、早转型。

三是最大化政策效用。过渡期延长1年,能够较好统筹存量业务整改和创新业务发展的关系,通过资管业务的转型升级,带动存量资产的规范整改。

不过业内也有说法称,若2021年底仍有机构无法完成,则可能转而采用一行一策的做法。

这一点在上述答记者问中同样也有答案,该文指出采用“过渡期适当延长+个案处理”的政策安排:对于2021年底前仍难以完全整改到位的个别金融机构,金融机构说明原因并经金融管理部门同意后,进行个案处理,列明处置明细方案,逐月监测实施,并实施差异化监管措施。

中信证券研究部表示,“过渡期延长1年+个案处理”显示了监管层“渐进式改革”、“以时间换空间”的思路,有利于给金融机构及投资者适应资管新规落地以更为宽松的环境。

整改进度如何?

实际上,2020年完成整改对于多数银行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传统理财资产端比较复杂,不单单是一些普通的债券,除了非标产品之外,还包括大量的产业基金,没有流动性的永续债,优先股,以及二级资本债等债券市场上创新产品,这些的主要投资力量都是银行理财。这些资产没有处置的话,在产品中还必须保持一定的发行力度。

某大行资管部负责人表示,他所在行老产品超过1万亿,其中不符合资管新规的非标类大约占五分之一,还有产业基金、永续债、优先股、同业资产等,如果以2020年划一道线,那么未能及时处置完的资产大约还剩3000亿-4000亿左右。

对于信托业而言,《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刚刚在年中发布,今年只剩下5个月的时间,因而完成整改也是难上加难。

延期一年是不是可以更顺利完成整改,有些银行表示可以基本完成,也有银行表示难度较大。

“多数银行早就不敢投超过2020年过渡期的非标了。2021年底应该就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未处置资产了。”一位华东理财子公司负责人表示,“虽然不多,但处置起来也很复杂,非标之外还有PPP和产业基金。相对而言,永续债和优先股属于标准化资产,可以表内承接,难度还算小。”

也有一些极端案例。

此前监管部门提出了“老产品在2020年压降一半规模以及确保2021年底之前清盘”的要求,但有股份制银行表示,该行理财业务历史遗留问题较为严重,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仍有近300亿元的逾期资产,预计本金损失较为严重。另外,还有近100亿的缺乏流动性的资产,到期日在2021年底之后。因此,该行曾向监管申请,如果老产品压降速度过快,可能引发老产品的流动性风险、无法足额兑付本息风险,申请监管允许该行在2024年底前全部完成整改。

此前监管的一份通报也显示,该行存量理财业务规模1300亿元,但符合资管新规的新型理财业务仅2亿元,对于不符合资管新规的存量理财业务,该行要通过自然到期或转回表内等方式逐步压降、不得新增,特别是严禁新增保本理财与同业理财产品规模,对于存量违规业务要严肃问责。

存量处置“压力山大”

尽管资管新规延期实施虽然为银行留取了一定的“喘息”空间,但未完成的“作业”让银行仍面临不小压力,尤其是部分理财产品资产端期限长达2年。在分析人士看来,对于银行来讲,由于投研能力、投资者教育、系统建设等因素阻碍,部分中小银行资管业务转型仍存挑战。

在资管新规的压力下,大部分银行都面临着过渡期如何处置原有存量资产的问题,本该按时完成的“作业”却完成不了也让银行倍感压力。“之前业内预期的延期时间在2-3年,这次监管正式确定了只有1年时间,虽然能给存量处置带来一些时间,但还是很有难度。”一位国有大行资管部人士称,“目前对存量处置的方式,行内主要采取资产证券化、提前赎回、自然到期和回标等,也都正在推进,从进展来看,前期好处理的已经基本处理完了,后面都是比较难啃的骨头。”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表示,很多现存资管产品的到期日依然还有2年甚至更长,全部实现净值化转型的难度依然存在。对于银行来讲,一年内全部实现消化确实存在整改困难,由于投研能力、投资者教育、系统建设等因素阻碍,部分中小银行资管业务转型难度较大,尤其是全部实现净值化的难度很大,即使延长到2022年,对于中小银行的存量化解而言仍然存在困难。

不过对存量资产处置,此次政策也健全了相关配套政策的支持。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鼓励采取新产品承接、市场化转让、合同变更、回表等多种方式有序处置存量资产。允许类信贷资产在符合信贷条件的情况下回表,并适当提高监管容忍度。已违约的类信贷资产回表后,可通过核销、批量转让等方式进行处置。鼓励通过市场化转让等多种方式处置股权类资产。稳妥处置银行理财投资的存量股票资产,避免以单纯卖出的方式进行整改。

不管延期一年是否足够,资管新规绝不会走回头路。正如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近期所说:“各界对资管新规延长的建议比较多,但是无论是延1年、年还是3年,对金融机构来说,关键是必须要转型的,再回到过去大搞表外业务、以钱炒钱、制造金融乱象是不可能。”

加速器教程

苹果加速器

洋葱vpn

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