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饵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诱饵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医疗废物案件给相关执法部门及医院方有哪些警示《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7:43:09 阅读: 来源:诱饵盒厂家

据媒体报道,南京首起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告破。多家南京大型医院把已使用且未经处理的输液管、针头等医疗废物低价卖给不具备处理资质的个人,再经转手,医疗废物被加工成口杯、玩具等。

3人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提起公诉,警方正追查相关医院责任人。近日,北京市某医院因违反《北京市水污染防治条例》被北京市环保局罚款40多万元。这令笔者想起几年前曾被曝光的重庆市环保部门查处非法废品收购站中大量囤积医疗废物,河南省周口市一些医院违规处置医疗废物等一些事件。本文试图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医疗废物处置乱象痼疾难除?今后治理该怎样发力?

­  医院自律有缺失

­  不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污染防治法》还是在国务院颁布的《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对于医疗废物处置均做出了规定,各级的卫生、环保部门也制定了实施细则。原卫生部在《条例》出台不久就发布了《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管理办法》。可仍有不少案件是医院及相关工作人员在参与非法处置医疗废物。可见,医疗机构自身缺乏自律,不严格执行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是医疗废物回收乱象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

­  建议:加强医疗机构自律,落实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做好医疗垃圾回收处理的自查工作,发现一例处理一例,对医疗废物非法外流“零容忍”。

­  事前监管不给力

­  防止医疗废物非法外流还需要行政主体的努力。考察相关案件可以发现,卫生、环保部门更多地出现在事后的查处中,在事前的预防和监管中存在着不少的缺漏。

第一,对医疗废物的流向缺乏监管。药品、医用耗材都有着唯一的编码,在使用前可以进行溯源。但使用过后的医疗废物没有任何的标记,难以追踪其流向,给了医疗机构和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第二,医疗废物回收招标缺乏监管。医疗废物回收要求由具有资质的公司承担。但由于医院的自主管理,各个医院的医疗废物回收招标单独进行,缺乏来自卫生、环保部门的外部监管,容易滋生权钱交易导致的医疗废物非法外流。

第三,对于此类违法行为的证据收集、因果关系认定存在障碍。医疗废物数量庞大,难以将某一损害结果固定到某一批医疗废物上。同时,还要排除其他介入因素对结果的影响。这对行政机关的执法和公诉机关提起公诉都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第四,对衔接环节的监管缺失。卫生与环保部门之间权责不一致,没有形成联动机制,多头监管与监管缺位并存,严重影响监管的实现。

­  建议:建立医疗废物流向监管机制,实行“用后转号”制度,将之前的监管码沿用到垃圾流向的监管过程中,继续对其流向进行电子监管直至销毁。对各医疗机构的医疗垃圾实行招标监管,审查投标机构资质,监督合同履行。对证据收集和因果关系认定出台细致的操作规范和司法解释,方便基层执法、公诉和审判的进行。明确划分职责,权责一致,实行联动监管,杜绝监管缺位。

­  认定标准不统一

­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医疗垃圾”为关键词查找刑事案件,大部分涉及罪名为:污染环境罪,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罪,生产、销售假药罪。这3个罪名中,污染环境罪与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罪事实接近,容易混淆。两罪名最低起刑点不同:污染环境罪的最低起刑点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危险物质罪的最低起刑点为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在审判实践中存在着各地对犯罪事实认定标准不统一的情况,难以对犯罪分子产生威慑作用。

­  建议:统一认定标准,严肃依法审判。应同时结合行政处罚等手段,一起发力。对于未构成刑事责任的单位、组织和个人的违法行为,卫生、环保等部门应分工合作,对违法人员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近日北京市环保局在处理北京某医院违法排放不合格医疗污水的问题上,真正将执法落到实处,可成为其他地区和部门的执法示范。

­  追责手段有些软

­  从追究刑事犯罪的角度来说,立法的缺陷导致了犯罪成本的过小。相关罪名中最低起刑点,最高的也仅仅是三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再加上目前缺乏相关的私法解释,因果关系的认定非常困难,很难实现罪、责、刑相适应。从行政处罚的角度来说,《条例》制定较早,处罚数额与其所获得暴利相差甚远:罚款的最高数额为3万元,而达到此标准的违法行为早已经为其牟取了多于3万元的利润。

相比之下,行政处罚难以对医疗废物处置乱象起到遏制作用。从对相关行政主体追责的角度来说,行政系统内部的监管难免有袒护的嫌疑,而行政环境、卫生公益诉讼则刚刚开始试点,尚未出现成功案例可以予以推广。

­  建议:追责应加强立法和制度设计。应修改刑法相关条文提高最低起刑点,或做出相关的司法解释以实现罪、责、刑相适应。应增加相关的惩罚性赔偿,提高其违法成本,遏制违法态势。目前,行政环境、卫生公益诉讼已经开始进行试点,这一有力的监督手段不应被忽视。

应继续推行行政公益诉讼,赋予检察机关提起相关公益诉讼的权利,同时扩大公益诉讼的提起主体,对行政主体的不作为实行“零容忍”,以督促其履行监督执法职责。

脂肪填充过量怎么办

手术去狐臭复发率高吗

玻尿酸填充后注意事项

厚唇改薄后的效果可以维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