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饵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诱饵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易富贤调整人口政策单独两孩只是开始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15:22:55 阅读: 来源:诱饵盒厂家

易富贤:调整人口政策“单独两孩”只是开始

今年“两会”期间,新华社报道,国家卫计委科研所所长马旭表示,预计今年会有20多个省份出台“单独两孩”政策,整体一年多出生的新生儿不会超过200万人,未来也将就全面放开二孩展开调研。

人口学界开始重新关注计生政策的得失,而呼吁政策适时调整的声音也在渐长。

易富贤,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医学研究员,一个“非专业人口学家”,因《大国空巢:反思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一书引起广泛关注。他在书中呼吁中国人口政策进行敦刻尔克式调整,把人口当成资源和优势。1999年,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博士毕业的易富贤去了美国。他毫不隐晦,出国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多生孩子,彼时他育有一女。

到美国后,他发现华人都有“孟母情结”,用白人养三个孩子的成本来养一个孩子,导致生育率极低,只有1.2左右。2002年他进入妇产科,又发现不孕不育症患病率逐年增加,中国80年代的不育症患病率只有1%到3%,而现在是10%至15%,平均8个家庭中有1个生不了孩子。这些认识促使他开始反思计生政策。早期他用“水寒”、“中山水寒”在网上发表文章,2007年出版《大国空巢》引起轰动。在他看来,人口政策需要与时俱进,“单独两孩”只是调整的开始。

谈“单独两孩”的影响

“不会出现生育井喷”

南都: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如今放开了“单独两孩”。您如何看待这种转变?

易富贤:迟迟不动的人口政策终于能“动”起来,是跨时代的一步。这主要得益于本届国家领导人新的人口理念,表明他们意识到人口危机,也有调整人口政策的决策魄力。

南都:全国实行“单独两孩”政策后,会不会引起人口的激增?

易富贤:绝对不会激增。2013年11月19日,浙江舟山市(总人口112万)率先实行“单独两孩”政策,三个月来申请再生育的父母不到300对。今年1月18日、23日,江西、安徽正式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但是一个月后,南昌市(500万人口)、合肥市(570万人口)分别只收到近300份、200份左右申请,只分别审批通过127张、20张准生证。

国家卫计委科研所马旭所长也表态说,“单独两孩”今年新增生育量为大约200万人。他表示,对全面放开两孩的调研也在进行,但担心出生高峰对各类社会资源造成压力。

南都:为何会出现这么少人申请“单独两孩”的现象?

易富贤:不光是“单独两孩”政策不会引起“人口激增”,实施“双独二胎”政策后的出生人数也远低于预期。2011年年底,河南正式启动“双独二胎”,两年来仅有600多个家庭生了第二个孩子。这是因为社会越发达,教育水平和养育成本越高,生育意愿越低,婚龄、育龄越晚,不孕率越高,生育率就越低。

这次之所以未全面放开二孩,是采纳了卫计委和翟振武等人的“单独二孩”方案。他们认为“单独两孩”足以将生育率提升到并稳定在理想的1.8。2010年,他们预测在独生子女政策下,中国人口将从2010年的13.4亿增加到2015年的13.9亿,年均增加1000万人。2013年,他们预测“单独两孩”后,2030年、2050年人口分别为14.53亿、13.85亿。但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2012年都只增加了600多万;用《中国统计年鉴》的生育率推算,年均增加不到300万人。可见,2015年人口根本不可能达到13 .9亿,2030年更不会达到14 .53亿。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最近也承认,“单独两孩”后,2015年人口不超13.8亿。

谈人口与资源的关系

“婴儿对内需的拉动作用大”

南都:决定人口未来趋势的关键因素是生育率,中国目前的生育率到底是多少?

易富贤:要保证人口相对于上一代不增加也不减少(世代更替水平),发达国家的生育率需要达到2.1;中国目前的世代更替水平生育率应在2.3左右。生育率如果高于更替水平,会有人口膨胀压力;如果低于更替水平,几十年后将出现人口减少。

实际上,1990年之后中国的生育率就已低于更替水平,1995年之后低于1 .5,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只有1 .22,2005年抽样调查证实只有1 .33,说明1990年后就应停止计划生育。但是,计生委和主流人口学家以出生漏报为由将2000年的生育率修改为1.8,将出生人数修改为1771万。2010年,人口普查组查明1996至2010年生育率仅1.4左右,其中2010年仅1.18。这也证实了10岁人口(2000年出生,已经上学,不存在漏报了)只有1445万。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也显示,20 11年、2012年的生育率分别仅1.04、1.26。

这次人口普查本可以平息过去十多年的生育率之争,但卫计委和主流人口学家弃人口普查结果不用,而采用“千村生育率调查”、“150个县独生子女婚育状况调查”,利用教育等数据开展比对和校验等,将1.18的生育率改为1.5、1.6,并继续认为2000年出生1771万,单独两孩后出生人数会达到2000年左右水平。

南都:您在《大国空巢》中提出,中国人口政策需要敦刻尔克式战略调整,不担心“人口爆炸”吗?

易富贤:这是一种毫无必要的担心。我根据育龄妇女结构、生育意愿、生育能力综合判断,停止计划生育后短暂的补偿性出生高峰期间,生育率难以达到2 .3,每年出生总人数也很难达到2500万,远低于中国1963—1971年(年均出生2700万)、1987—1990年(年均出生2600多万)和印度近年的水平(2600万),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倒是希望“砰的一下”,出现一个大的婴儿潮。

南都:您为什么希望出现婴儿潮?

易富贤:中国经济问题的核心是内需不足,“单独两孩”对内需是极大的刺激,是驱动经济的“孩动力”航空母舰,对内需的拉动作用远比房地产和汽车大。最重要的是,这种拉动作用是可持续的,将推动中国今后几十年的经济增长。比如,美国和日本在二战后出现婴儿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带动卡通、音乐的成长,80年代进入结婚活跃期,带动汽车、房产的消费,90年代步入消费黄金期,带动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发展。

所以与官方相反,我是担心婴儿潮太小了,因为太小了的话对经济拉动作用是不够的。

南都:也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的各种资源十分有限,承载不了更多的人口。

易富贤:实际上,世界资源分布极不均匀,绝大部分国家的人均资源都要低于世界水平。以粮食资源为例。在1949年,我国年产1.1亿吨粮食,到1978年是3亿吨,2013年是6亿吨。其间耕地是在减少的,但关键是亩产提高了,从60多公斤增加到现在的360公斤。如果今后我国亩产能达到美国和德国的水平,粮食将增加30%;如果亩产能够达到荷兰和比利时的水平,粮食将增产70%。

何况我们耕地资源非常丰富,上世纪80年代说我们的耕地只有14亿亩,要实行计划生育,后来经卫星遥测,发现我们耕地还有19.6亿亩,2013年全国第二次农业普查数据发现,全国还有20 .3亿亩耕地,后来中国社科院又发现我们还有8亿亩后备耕地。以现有耕地养活20亿人都没问题,而就应对资源压力来说,中国更需要做的是将粗放的生产和生活方式调整为集约型,现在我国抛荒的陆地耕地都超过2亿亩。

谈人口政策的未来

“相信调整不会止步”

南都:您认为对张艺谋超生罚款748万多元合适吗?

易富贤:张艺谋没有侵犯任何人的权利,他生孩子没有影响别人生不生。法律提倡一对夫妇生一胎孩子,他也没有强迫说只能生一胎啊。为什么要对他罚款?他的小孩要别人抚养了吗?

南都:网上有一些女权主义者批评您,说您主张的生育观念不尊重妇女的意愿和权利。

易富贤:我才是正儿八经的女权主义者啊,我代表大部分妇女的权益。实际上,计划生育和“少子化”的最大受害者是妇女。因为妇女寿命比男人长5到7岁,而一般妻子要比丈夫小几岁。妇女如果没有小孩的话,到丈夫去世后就老无所依。何况老年痴呆症的发病率,女性也高于男性。中国今后有4000万老年痴呆症病人,70%将是妇女。老年痴呆症的妇女没有人养,那是多么凄惨啊。

南都:您对中国人口政策的未来持一个怎么样的判断?

易富贤:我表示审慎的乐观,相信人口政策的调整不会止步于“单独两孩”。从目前的情形看,一方面人口危机开始显性化,另一方面人口观念发生了转变。2003年我刚登录大陆论坛呼吁调整计生政策时,遭到一面倒的反对,但2008年网络民意基本逆转,现已形成从网络草民到知识精英,再到决策层的集体呼吁。

江苏儿童床价格

陕西白度颜色测定仪

福建挡蓬